七院第二天(11月4号)

订饭

五点半起床。医生嘱咐手术完第二天需要喝米油(小米粥虑掉小米),还有喝萝卜水。一般来说术后6小时宜服用一些排气类食物,如萝卜汤,帮助因麻醉而停止蠕动的胃肠道保持运作,以肠道排气作为可以进食的标志。

送完这两样东西,我们就在外面等着了。因为这个是整个医院的手术室,大大小小的手术都从这里进入。一上午有陆续五个人先后进入手术室,还有一名孕妈妈,没多久她被推出来要转到别的病房。病床从旁边经过,我看到母亲安静的闭着眼睛,小宝宝被裹的严严实实的只漏一个小脑袋,被放在母亲腿间,后面一群家人跟着病床,多么美好的画面啊!

中午监护室大夫打电话说爸爸需要喝小米粥,因为不再是米油,就让我高兴了一下。

视频通话

下午5点到了探视时间,有一间专门的小小的探视房间,里面有两部电话,两台电视。可以通过这里接通各个病床上面的监视器,看到病人的情况,然后通过电话跟病人对讲。我看到前面两个人的通话场景,一个清晰,一个稍微模糊一点,还跑到了画面清晰的那一对排着。离手术完成已经19个小时了,非常想看看爸爸现在的情况。满怀期待地接通电话之后,大夫说,张中线床头摄像坏了,等会通过护士手机进行视频。

通过护士手机接通视频,看爸爸状态还可以,我问他感觉怎么样,他说,还好。虽然是“还好”但听他声音沙哑,不免还有些担心,不敢跟他讲太多话。问旁边大夫声音沙哑问题,他说全麻手术喉部插管引起的肿胀,需要一段时间的恢复。晚上吃饭还需要喝萝卜水。挂完电话就给爸爸准备萝卜水去了。

把跟爸爸通话的情况拍上照片发给亲戚们,告诉他们恢复的挺好。

开始水滴筹

三姨给我打电话催我赶紧弄水滴筹。一开始我是有些抵触这个事情的,因为手术费手术费凑齐了,还有感觉水滴筹这个事情有点抹不开面子。但是想到重症监护室每天一万多的花费,下个月4万的信用卡,再之后的无菌监护室5天,继续住院10天,还有后期每周一次检查,抗排异药要吃好几年,这些都是很大一笔花费。现在筹钱不管多难都比以后为钱发愁好。想通了这些我联系了一个附近水滴筹的对接人,跟他说明了情况,也问了一些他们那边关于审核,筹款,提现的手续。然后就开始了朋友圈里水滴筹。

发出去后我还恍恍惚惚的,很快就会被大家注意到,不知道即将到来的是什么,我甚至都不敢看手机。5分钟后大学室友那几个小伙子联系到我,他们五个齐刷刷的给我打钱,并祝福我爸早日康复。那会回复都回复不过来,被他们的行为感动的不行。真的,我们609无论做什么事都是齐齐整整的,毕业前这样,毕业后也是这样,很多次聚会我们的团结都让其他同学们羡慕,我们是我一辈子的好兄弟。

可能这段时间确实太累了,将近两天基本没怎么休息过,一直在顶着各种压力前进,那么一瞬间因为室友的关怀而放下压力的时候,竟不自觉哭了出来。

再过了一会张弛给我打电话说,你急用钱先借你1万,我刚买完房手头不是很宽裕,如果不够再开口。张弛是高中同学,大学各忙各的基本没怎么交流过,毕业之后又几年了,有事情还惦记着我,真的很感动。

然后再去看水滴筹上面的筹款情况,亲戚,公司领导,同事,同学,朋友都有帮助并留下祝福的话。我翻看着,感觉到一股一股的能量不断注入体内。我会好好加油的,伴着大家的祝福,一定会顺利度过这道难关。

然后跟女朋友打电话,跟她说水滴筹的事情,她表示很理解,还说之前也想过这个事,但感觉我爱面子不会同意。她也很心疼我,看我这样还数落我,你每天工作时间那么长,家里的事还就你一个人扛,工作几年攒的钱全搭进去了,你多大能耐啊。我理解她,因为本来今年许诺她买房结婚的,因为我爸的事肯定也耽误了。其实这一圈最对不起的就是她。她可能也感觉话说重了,又反过来安慰我照顾好自己,照顾好我爸。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再埋怨,而只是去想怎么处理好它。命运是太不公平了,把一个完整的家破坏的零零碎碎,母亲病故,父亲大病需要治疗,弟弟结婚几年还一事无成,所有的事情都需要我一人承担。之前我也会恨的用拳头砸墙,但是现在不会了,我知道这是我应该做的,我感觉自己可以做到,然后就去做了。

Donate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