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会得尿毒症

看了父亲的病历,再结合之前了解的一些情况,我试着分析一下为什么会得尿毒症。

一些医学知识

关于肾脏:

肾脏有很重要的代谢排毒功能,可以清除体内经由食物消化所残留的尿素、尿素氮、肌酸酐等,也会排出水分,维持体内的电解质平衡,甚至是控制血压高低起伏、活化维生素 D 的重要器官。此外,肾脏与肝脏一样,也是体内清除药物的重要器官,这也是为何肾功能不好时,就容易发生药物过量或中毒后遗症的原因。可见肾脏是何等的重要!等到肾脏的功能持续恶化到只剩下不到正常的 10% 时,才较容易出现包括恶心、水肿、高血压、倦怠无力、抽筋等症状,一旦造成更严重的尿毒症时,只能透析治疗。

其中衡量肾脏功能健康程度有个很重要的指标,肌酐:

肌酐是肌肉在人体内代谢的产物,临床常用来衡量肾功能的健康程度。正常范围是54-106umol/L。

痛风:

痛风是一种单钠尿酸盐(MSU)沉积所致的晶体相关性关节病,与嘌呤代谢紊乱及(或)尿酸排泄减少所致的高尿酸血症直接相关,属代谢性风湿病范畴。痛风可并发肾脏病变,严重者可出现关节破坏、肾功能损害,常伴发高脂血症、高血压病、糖尿病、动脉硬化及冠心病等。

因为痛风常发于指关节,痛起来是那种深入骨头的痛,取自“痛疯”的谐音。

时间线

2007年

2007年,爸爸来北京打工已经7、8年左右了。凭借着勤奋和聪明,他从一个蹬板车买花的小贩变成了一个接小区别墅建筑项目的小老板,生意上虽然越来越好,很多事上爸爸还是喜欢亲力亲为。

那时正赶上夏季,爸爸要给人做葡萄架,一个葡萄架工期差不多是10人天,因为没有跟别的事赶在一起,爸爸就一个人做了。做木工活,使用频率最高的工具就是电锯。他对流程和工具的使用已经是很熟练了,但那次可能是走神了或者预估错误,没有把握好电锯的切割幅度,一下切中了小拇指。虽然没有整个切掉,但是骨头都切断了,很血腥的一幕。紧接着送去医院,医生在手指中间接了一根钢针,保住了手指。

在调养期间,为了防止发炎,打了很多抗生素也吃了很多消炎药。我们总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这个调养也将近持续了一百天。这一点虽然没有体现的病历中,但我隐隐感觉,这可能就是后面一系列事件的引子。

2008-2009年

2008年左右,父亲感觉左脚大拇指外侧疼痛,频繁几次之后就去了北京解放军301医院做检查。当时检查为肌酐80(umol/L),被医生诊断为通风,并建议控制饮酒。当时吃了别嘌醇等药物进行治疗,很快疼痛的症状消失,就没有再去医院进行检查。

一直以来父亲都爱喝啤酒,因为北京这边亲戚朋友也比较多,大家不忙的时候常会一块聚聚。父辈那些人基本都爱喝酒,坐到一起,打牌,喝酒,吃肉,经常几天就一次,一喝就是酩酊大醉。虽然母亲经常批评父亲不要喝酒,但父亲感觉不疼了就是病好了,再加上朋友劝酒,自己又想喝,也没有加以控制。为了这事他被母亲不知吵了多少次。

关于痛风,目前还无法根治的,只能通过调养,延缓病情。而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要限制嘌呤的摄入,啤酒嘌呤虽然含的不多,但容易喝过量也就导致体内嘌呤大量增加。

2010-2011年

大概一年之后,爸爸又出现了左脚大拇指疼痛的症状,而且这次要比上一次严重。再去北京解放军301医院检查,肌酐已经涨到200,被诊断为“慢性肾功能不全”。痛风患者中大约有40%的人会患有慢性肾病,因为饮酒的原因由痛风发展到了慢性肾病。

之后父亲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开始慢慢戒啤酒。也是从这时开始,爸爸之后吃药就没再断过。确诊为“慢性肾功能不全”之后,从医院就拿了一个月的药。这期间效果一直一般,爸妈决定换个医院试试。然后去了北京武警医院,医生对病情的诊断是一致的,但对于病情的治疗并不乐观,说慢性肾病也是一个需要调理的疾病,并不能吃某种药就根治。这次在这里又拿了1个月的药。

对于医生不能彻底根治的说法,他们有些灰心。后来在电视上看到有家中医院关于治疗慢性肾病的广告,他们宣传的效果非常好,这给他们带来了一些希望。虽然知道大医院才更靠谱一些,他们还是去了那个医院,并开了3个月的中药。中药熬出来之后都是非常苦的,但是为了治病,父亲皱着眉头也都坚持把药喝下去的。期间药吃完了就再去买,都是一买几个月的。

虽然父亲一直生病,但是并不影响干活,只要脚不疼他忙起来依旧生龙活虎的。这段时间家里的经济状况也越来越好,当时很多亲戚结婚或者盖房来我家借钱,父亲都是慷慨解囊。

2012年

到2012年暑假,我高考完来北京。爸爸身体已经出现一些症状:特别容易困,脚浮肿。有一天上午他需要到一个客户那里办事,我陪他一起去,车刚开到一半,父亲就说,开不了了,需要休息一会。然后停到一个地方,睡了20分钟,再继续走。当时脚也经常性的水肿,鞋都只能穿宽松的。

病情持续恶化,一天中午,父亲躺在床上不起来,被母亲发现时,他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我当时正在场,看到这个场景,只感觉心里被重重击打了一下,很恐慌,想哭却哭不出来。我背着他坐上车,那天直接去了北大医院,进入重症监护室。

医生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他冷酷无情地告诉我跟母亲,病人随时有可能遭遇不测,请提前做好心理准备。我跟妈妈都哭了出来,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死亡。

过了几个小时,医生告诉我们父亲已经脱离了危险,并被确诊为尿毒症(慢性肾脏病5期),肌酐达到了1200。进入尿毒针阶段就只有两种方法维持生命了,透析和肾移植。因为肾移植手术不是想做就能做的,需要等待合适肾源,所以前期只能通过透析维持。度过危险期之后,由于北大医院病房紧张,父亲被转到了北京航空医院进行透析治疗。当时在航空医院住了将近一个月时间才恢复身体出院。

分析

1、饮酒和一些药物

病根在痛风上,但痛风的病因和发病机制尚不清楚。但有些诱发因素,例如大量摄入动物内脏,贝类海鲜等高嘌呤食物,还有酒精的摄入,特别是啤酒。当然还有可能导致血尿酸增高的药物。

因为已经无从查证父亲当时手指受伤都吃了哪些药,动物内脏和贝类他也不喜欢吃,只能猜测那时的用药和父亲本身喜欢喝啤酒共同造成了痛风的发生。

2、中药要慎重,去大医院看病

痛风发展成为慢性肾炎,是有很大概率的,但是保养得当也可以控制的很好。但是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 就从慢性肾脏病1期发展到5期确实太快了,很多人根本不会发展到5期,或者是很多年之后才会发展恶化到尿毒症阶段。所以我就十分怀疑是吃中药阶段导致的病情加重。

关于中药治疗肾病的效果,我看了一些网上的讨论,是还不错的,有用中药调理这种说法。那就大概率是被那个广告医院给坑了,喝中药阶段一点改善没有,而且中药本身会含有很多非药效的杂质,喝到体内会大大增加肾的负担。

3、定期检查

还有一点是如果不能保证吃的药一定就对病情有帮助,那就需要定期去医院检查,一个是了解病情处在哪个阶段,一个就是能看出来当时再吃的那个药是否有作用。

更重要的一点一定要去大医院啊。

Donate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