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院第一天(11月3号)

抵达郑州

二号中午我爸打电话来医院这边配型成功,让三号早上来做手术。我得知这个消息有些开心也有些担忧,开心是因为盼了八个多月的肾源终于有了消息,担忧是紧接着将是一场大手术,不管医院怎么保证手术成功率,肾移植手术本身都是一项大手术。

我和弟弟是二号晚上9点半的火车,因为当天才进行买票,只有硬座了,三号早上5点45到的郑州。爸爸于前一天晚上在三姨和姨父的陪同下到的医院。见到爸爸,看他精神状态挺不错,我安心不少。他说需要做的检查都已经做了,身体条件一切正常,就等医生上班安排手术时间了。

准备手术钱

去到住院部,医生首先问费用是否准备齐全,肾源费15万必须现金,住院账户上至少有6万可用费用,这个账户可以用支付宝微信银行卡充值。手术之前如果这些钱不够是不给手术的。我跟我爸简单核对了下现在有多少钱,加上我之前的积蓄,差不多够。基金里有3万左右,因为这个提现有几天延迟,我担心后面有别的情况出现,也申请了提现。

护士提示我们先准备现金,15万属于大额,有些银行必须要预约还需要预约。这一点确实超出我的预期,就赶紧带着卡跟我弟一块去取钱。楼下ATM取了两万就超额不让取了。附近有个建设银行,工作人员一听要跨行转账,而且这么多直接拒绝了我们。我的钱在招商卡里面,就又去了较远的招商银行。柜员问是否有预约,我怕因为这个不给取就赶紧说了这是做手术急用的钱。他犹豫了一下同意了,就开始在柜台那边操作。包括另一张银行卡的跨行提现,他说不知道能不能行,但可以帮我们试一下。虽然最后确实不行,但这个态度挺让我满意,前后对比两家银行,建行给我的印象就更差了。

15万放在包里真挺重的,我背着沉甸甸的钱回到了医院,就在护士的待领取下去缴费。我看柜台人员点钱,15万现金,一万一万的点,要数3-4次左右,光在那等点钱等了七八分钟。然后是凑手术和住院费的钱,我这边微信,支付宝,都交了进去,一直到预存金达到6万。此时手里的钱已经不足一万了,但好在达到了手术要求的费用。

术前准备

回到医护室,护士交代,要买10支白蛋白,是术后用的。还给了我一张名片,让我打电话去找这个人买。不明白为什么医院不自己开,还要通过外面才能买?我没时间考虑太多这种事情,就按照她的要求,说什么做什么,要什么给什么。接过电话,那边先说价格380一支,我好像也没别的选择,就让他送了十支。

再之后护士又给了一张纸条,上面分两段列了需要购买的东西这些。
洗脸盆、大便器、小便器、痰盂、毛巾、牙刷杯、牙刷、牙膏、奶瓶、卫生纸一提、成人尿垫一大包、湿巾一包,消毒湿巾一包、压力绷带两个、雾化吸氧面罩一个、呼吸训练器一个。这些是重症监护室需要用的。
便携式体重秤、温度计、小药箱、小本和笔、口罩一包、输液报警器一个、扣背器一个。这些是从重症监护室出来用的。

听大夫说整个过程是晚上6点左右手术,手术完会进重症监护室,在里面观察恢复5天左右,由专门护工照顾,每天有一次探视的机会,可以通过摄像头跟病人交流几分钟。五天之后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无菌病房,再有五天可以转到普通病房。普通病房阶段就可以自由看望,甚至可以下床简单活动。

买完必备东西之后,爸爸开始了透析。因为正常是一周透析三次,一三五,隔一天一透,今天周日,上次透析是周五,隔的时间较长,需要补一次。透析时我还跟爸爸说,这可能是你最后一次透析了,以后再想透析也没了。

和爸爸一起接受手术的还有一个人,安徽阜阳的,他也属鸡比我爸小一轮,身高体重血型两人也都基本一致。他们俩是要接受同一个供体。问了下还是基督家庭,三姨也感叹这是何种的缘分,冥冥之中可能就是上帝促成的这件事吧。

确定了晚上6点手术之后,爸爸从早上10点开始就被要求不能进食。因为透析的缘故他饥饿感更强了,但也没办法了。这时护士过来说你们余额不足了,需要充钱。问清楚之后我才知道,不是一共交6万而是卡内余额要有6万,一上午已经花了3万多了,就说还要充进去4万才行。这可让我很发愁,想到了这是医院账号,试着用了1万花呗,充值成功,然后是用3万信用卡的额度。这已经是穷尽了力气了,总算筹齐了做手术的钱。

手术前还有一项是洗肠,不知因为什么缘故我爸需要做两次才行,莫名有些心疼起来。之后又等了一段时间,两位叔叔也来了,也说看我爸精神状态不错。我知道每临大事时最紧张的阶段都是知道大事降临,等待事情发生的那段时间。只盼望时间可以过的快一点,不要让我们,不要让我爸煎熬太久。术前量血压,我爸高压170,他本身有一些高血压,也可能是紧张的原因,有点过高了。依照大夫的指示要吃两片降压药,此时还需要控制饮水,只让抿一小口够吃药就行。这一点水下口,可是解了他的瘾,爸爸说水真是太好喝了,想喝却不敢喝。

手术之前需要签字,医生一上来跟我说了一大堆可能的不良反应和意外情况,手术之后可能肾不工作,恢复不好还需要透析辅助,术后肺部容易感染,伤口愈合前如果翻身不小心还可能伤口破裂,术后免疫力会非常低,特别需要照顾好别感冒,抗排异药容易引起情绪焦躁,需要配合医生。想着医院原来的话,手术成功率高达99%,本来还很有信心的我一下紧张和不安起来。但医生不管这些,只是把所有可能的坏情况给我说一遍,然后说,都清楚了吧,签个字吧。这就是一个免责说明书,我毫无还手之力,签了字匆匆离开,只希望手术能够顺顺利利完成。

进行手术

傍晚6点半左右进了手术室,在手术室门口,接待的医生已经是一身蓝绿色衣服了。他简单问了一下情况,然后记着一些东西,手势动作都很熟练。虽然是简单的步骤,但他的穿着,语气和动作,却让我感受到一种专业性。专业这个东西也是我一直向往和努力的目标。因着这种专业感我很快踏实下来,相信医生,他们肯定会好好给我爸治病。

医生说手术将近三个小时。亚茹姐也信基督,组织了一个小团队,在北京为爸爸祷告。郑老师,张阿姨还有老家的一个教会也在为爸爸祷告。很多人都在祝福着这场手术,盼望着它顺利进行。爸爸进入手术室半个小时之后,临床要一起进行手术的那个人也进了手术室。

这段时间感觉过的异常慢,7点,8点,9点,这个时间点左右差不多该出来了,我就一直盯着手术室的门。想象着它打开的那个瞬间。九点半左右,门开了,但是是跟他一起手术的那个人。他本身比我爸晚进去却早出来,又让我紧张起来。二十分钟左右,想像中的那个画面才出现:医生护士,推着病床,告诉我们手术一切顺利,已经排尿了。我问爸爸感觉怎么样,他声音沙哑说不出来,跟我们见了大概5秒中,很快就被医生推着进到重症监护室了。

此时一直悬着的心才放下来,向所有关注这场手术的人报了平安之后,我心里默默说着,感谢主。虽然身边很多人都是基督徒,我也是基督家庭,我却一直没有真正成为一名基督徒,但还是很感激,我相信这是一场被神祝福了的手术。

手术做完送了两支白蛋白,按照流程基本没什么事了。但是担心有别的情况,所以重症监护室外面得一直有人看着。我跟弟弟说好一替一会在这守着,这时我俩都已经三十多个小时没合眼了。我在监护室外待到夜里两点半,期间在凳子上眯了一会,然后弟弟来替我。

Donate comment here